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凡

健康是最大的利益,满足是最好的财产,信赖是最佳的缘分,心安是最大的幸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且說米芾之學書  

2014-08-11 10:17:59|  分类: 古代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十三少《且說米芾之學書》

且說米芾之學書

    在書法上,米芾是一個天分極高而又非常用功的人。據他自己說是七、八歲時學顔真卿,寫大字。後來看到柳公權的字緊結,便又學柳。接著又轉而學歐陽詢,其後又感到歐的字刻板而不自然,乃慕褚遂良而學之最久。其間又慕段季,段是唐代元和年間的書法家,曾經寫過《景雲寺塔》和《李泳墓志》等碑,他的字“有轉折肥美,八面皆全”的特點,這種書風,曾給予米芾一定的影響。

    據此可知,米芾學書,並不好高鶩遠,從楷書大字入手,由淺漸深,追溯上古。並且不專一家,擇善而從,有長即學,遇短即舍,採取廣收博取的辦法。最後才融合貫通,自成一家。故《海嶽名言》雲:“壯歲未能立家,人謂吾書‘集古字’,蓋取諸長處,總而成之。既老始自成家,人覓書‘集古字’蓋取諸長處,總而成之。既老始自成家,人見人,不知以何為祖也。”

    同時,米芾學書用功之精勤,是甚可稱道的.他嘗雲:“學書需趣,他好俱忘,乃入妙;別為一好縈之,便不工也。”(《海嶽名言》)他曾說:“一日不書,便覺思澀,想古人未嘗片時廢也。”又說:“智永硯成臼,乃能到右軍,若穿透,始到鍾(繇)、索(靖),可不勉之。”可見,米芾在書法上的成就與其勤奮的精神是密不可分的。

    米芾的書法在其成家之後,對於晉唐以來的書法有一番深刻的體悟,其觀點大體上是卑唐尚晉。他對唐代楷書有不少偏激之詞,如說“柳公權師歐,不及歐遠甚,而為醜惡劄之祖。自柳出,世始有俗書”。又說“柳與歐為醜惡劄之祖”,他以為徐浩之書“大小一倫,猶吏楷也”。謂薛稷之字“筆筆如蒸餅……醜怪難狀”。

    他評顔真卿,以為“行字可教,真書便入俗品”。他甚至說:“歐、虞、褚、柳、顔,皆一體書也。安排費工,豈能垂世。”(以上均見《海嶽名言》)可見他的卑唐,主要是貶唐代的楷書。

    同時,他對唐代的草書也多貶語。他說:“張顛(指張旭)俗子變亂古法,驚諸凡夫,自有識者。懷素少平淡,稍到天成,而時代壓之,不能高古。高閑以下,但可懸之酒肆”(《草書九帖》)。由此看來,米芾對唐代書法的貶抑,雖有些過激,但主要還是受他所處的時代審美觀念的影響。

    總體看來,米芾在書法上的觀點與蘇、黃等人並無大的差別。他們都在追求書法藝術的韻外之致,追求平淡天真或者蕭散簡遠的意趣,因而覺得法度森嚴的唐楷不能適性怡情。只不過米芾更有甚於蘇、黃,以至於說出歐、柳等唐人之書為“醜怪惡劄之祖”這樣的話來。這或者也與他個人的審美觀念有關系,他拜醜石為“兄”,是以醜為美,在他看來,醜到極處便是美;而他罵歐、柳等人之書為“醜怪”,則是認為美到極處便是醜、是俗了。他對藝術哲學的這種思辨,並非沒有道理。

    在卑唐的同時,米芾“尚晉”。這其中有蘇軾的影響。蘇軾被貶黃州時,他去拜訪求教,東坡勸他打破唐人桎梏,研習魏晉平淡作風。元豐五年(1082)開始,米芾潛心魏晉,尋訪了不少晉人法帖,為書齋命名為“寶晉齋”,他的書藝也有了長足的進步。

    由於崇尚晉人書法,他下了很大功夫去臨摹學習晉人法帖,“孜孜摹學,一戈一點,得意外之旨,出入規矩之中”。《宋史》也說他“尤工臨移,至亂真不可辨”。可見他對晉帖尤其是二王書法所下的功夫之深。

    事實上,他對於唐也好,晉也好,都是下過很深的功夫的。他的“卑唐”,並不是不學唐人書法,而是學過之後的反省;他的“尚晉”也不是匍匐在晉人腳下頂禮膜拜。他走的是廣泛學習,勇於創新的路子。先入古而後出新,要“入古”,就要做到“亂真不可辨”,要“出新”,就讓“人見之不知何為祖先”。他走的是一條通向書法藝術峰巔的最為成功的道路。

    米芾自許頗高,他的言論也常有炫耀之嫌,但從中也可見他的匠心所在。如他說:“吾書小字行書有如大字,唯家藏真蹟跋尾間或有之,不以與求書者。心既貯之,隨意落筆,皆得自然,備其古雅。”他以提筆懸腕作蠅頭小楷,筆筆端謹,但規模位置,宛如大字,這種潛心苦練的工夫常人罕有,因而他的書作結體完美。他說:“善書者只有筆,我獨有四面。”“四面”雲雲,是說他運筆時縱橫轉換無不如意。其實這與他運用側鋒求得靈動並把繪畫技法融進書法有關。

    在宋徽宗面前,他說:“蔡京不得筆,蔡卞得筆而乏逸韻,蔡襄勒字,杜衍擺字,黃庭堅描字,蘇軾畫字,臣書刷字。”他對當時書家的評論,暗含譏貶,表露了他偏激狹隘的個性,而用“刷字”自評,卻也道出了他用筆迅捷勁健、筆力雄強、氣勢恢宏、盡興盡勢盡力的書寫特點。

    蘇東坡、黃庭堅對米芾的“刷”是採取肯定和讚賞態度的。東坡說:“海嶽平生篆隸真行草書,風檣陣馬,沉著痛快,當與鍾王並行,非但不愧而已。”黃庭堅說:“元章書如快劍斫陣,強弩射千里,所當穿徹。書家筆勢,亦窮於此。然亦似仲由未見孔子時風氣耳!”黃庭堅雖指出米芾書法的粗率之處,但對其風格及成就予以充分肯定,顯示了大家的氣度和風範。

    米芾自稱到了晚年方自成家,這大概也是一種英雄欺世的套話,即所謂“人書俱老”一類未能免俗的自謙。就現存米芾作品來看,他在中年巳形成沉著飛翥、天真絢爛、精力彌滿的成熟書風,顯露了他超越前人的獨創精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選自《米芾書法鑒賞》,太陽堂主十三少錄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